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之围裙妈妈】(02)【作者:红尘o炼心】
【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之围裙妈妈】(02)【作者:红尘o炼心】
字数:494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大憨被围裙妈妈灵蛇般的舌头给舔的嗷嗷乱叫,一泡骚气冲天又长又黄的尿直接将围裙妈妈浑身浇的透透的。

  围裙妈妈也不嫌弃,嘴巴不断的往下咕嘟咕嘟的咽着,双手还不断的接着大憨这一泡尿,往身上淋着,到最后,肚子里实在是撑的已经不行。

  「呕……呕……」骚黄的尿液夹杂着之前已经灌满整个胃的精液,被围裙妈妈吐了出来。

  大憨甩甩肥屌,自己都有些嫌弃这恶心的腥骚臭味,围裙妈妈却一脸陶醉,将吐在身上和大憨脚上的精液小心翼翼的又舔了一干二净。

  「这么美味的东西,吐出来也不能浪费!」

  围裙妈妈舔干净吐出来的精液后,看到大憨傻不愣登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,于是皱着眉头,握住大憨的肥屌,

  跟遛狗似的,将大憨牵到外面抱怨:「你自己先在这里看电视,我去把厕所整理一下。你看你弄的!」

  大憨挠了挠油腻腻的头发,嘿嘿的笑了两声:「那个,那个……你能不能……就是那个……」

  「想说什么就直说!」

  「你能不能把衣服脱了……俺,俺还没有见过女人光着身子长啥样呢……」
  围裙妈妈听完后,理也不理大憨,直接转身进了厕所。

  大憨傻兮兮的抖了抖晾在外面的驴屌,手足无措的站在客厅里,不知道该不该坐到沙发里。

  过了一会儿,围裙妈妈从厕所里走了出来,大憨一看围裙妈妈的样子,鸡巴瞬间直指苍穹!

  围裙妈妈穿着自己的围裙,聘聘袅袅的走来,当真就是穿着一件围裙,硕大的肥乳上两粒勃起的大奶头,

  大小如同核桃一般,把围裙顶出两个高高的凸起,随着迈出的步伐颤颤巍巍的,看的大憨心尖儿跟着乱擞。

  两条修长而又丰满的大腿,让大憨想起来老家里养的两匹母马,那可是纯正的高头大马,一身溜溜的雪丝白,

  那畜生的腿就好像围裙妈妈一样,大腿健壮有力,小腿却又修长纤细,通身上下就是力与美的结合。

  围裙妈妈扭着肥臀,芊芊细腰仿佛白蛇成了精,扭啊扭啊的扭到了大憨的面前。

  「傻样!看呆了?」

  风情万种的一眼,电的大憨浑身一激灵,跟打了个尿颤一样爽,从骨子里的痒一层层的透了出来。

  围裙妈妈纤指轻轻一点大憨的额头,大憨仿佛骨头被抽空,扑通一声,二百来斤的身子就瘫软在地,水杯里的水都泛起了涟漪。

  围裙妈妈一抬脚,将胯下的寸缕不着的淫屄露了出来。

  「不是说想看看吗?好看不?」

  大憨哪里见过如此风景,杂而不乱的逼毛一看就是精心打理过!那顺滑的感觉,就好像自己每次用完半瓶洗发水后,

  又抹了半瓶发蜡,然后用吹风机吹干!整齐顺滑的跟赌神那打了蜡的大油头一样!

  屄毛往下就隐隐掩着一条肉缝,肉缝旁边的两片大肉唇字耷拉着,泛着油亮的水光,那逼缝里冒出来的银丝儿,

  黏答答的往下滴,把整个逼都给弄的湿漉漉的。

  「咕嘟……」大憨使劲的咽了咽口水,「这……这就是女人的屄?咋……咋恁好看嘞?」

  围裙妈妈轻轻一笑:「想不想尝尝女人的屄是什么感觉?」

  「想!!」

  大憨嗷的一嗓子扑了过去,满脸油光的肥脑袋直接塞进围裙妈妈的两腿中间,饕餮大嘴喷张,一口含住了围裙妈妈的肥逼!

  粗短的舌头如同灵活的黄鳝,可劲儿的往深处乱钻,嘴巴更是如同吸尘器一般,吸住就没在松开了!

  围裙妈妈啊的尖叫一声,爽的两条腿直打摆,根本无力站立,一屁股坐在了大憨的肥饼脸上,全靠大憨那捏着屁股的两条粗壮的胳膊支撑着。

  口水鼻涕可劲的流,两眼翻白,嘴里嗬嗬乱叫,根本不知道自己喊得是什么。只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被大憨从屄眼儿里吸出去了!

  不一会儿,围裙妈妈就浑身抖成了筛子,而大憨只觉得自己的舌头被一层层肉壁拽住了一样,膣屄一阵阵的紧缩!

  紧接着就是一股子尿从里头喷了出来,劈头盖脸的淋了大憨一身。

  「噗……」大憨头抬起来,抖了抖脑袋,甩了一把肥脸上的屄水:「大妹子,你咋尿了呢?你这尿不骚……

  你们城里是不是天天喝雪碧啊?连尿都可好喝!「

  围裙妈妈死鱼一般的躺在地上,偶尔浑身抽搐一下刷个存在感,因为浑身实在是爽的没有一点力气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爬起来。

  「谁告诉你这是尿了?这是潮吹,就是……就是好喝的就行了!」围裙妈妈实在是不想浪费时间给大憨普及生理卫生知识。

  等回过来劲儿,围裙妈妈看到大憨的驴屌还是一柱擎天的想要斗破苍穹,伸手一把握住,放进嘴里来回使劲的吸溜两下,就跨在了大憨的身上

  「躺好!」

  大憨乖乖的躺好不敢动。

  围裙妈妈满意的点了点头,屁股使劲往下一沉,那热气腾腾的大肉屌,直接撕裂了围裙妈妈的膣屄!势如破竹的直捣敌军根据地!

  兵法早有书云:穿凿!

  围裙妈妈的细腰瞬间被大憨插的高高拱起,那袋向后扬的弧度之大,导致整个身体都成了弓形,小嘴大张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

  如同被突然掐住了嗓子一样!

  疼!小头爸爸的鸡巴跟他名字一样,根本没有插进去过五厘米外地方!而这次大憨的鸡巴则不讲理的顶在了自己骚屄的最深处——子宫!

  粗大的肉屌更是将骚屄撑的严丝合缝!

  大憨只觉得自己的肉屌进入洞天福地!插进屄里面的感觉就好像无数柔嫩的小嘴小手,不断的挤压揉按着自己的鸡巴!

  那种舒爽,让大憨倒吸了一口冷气,整条腿仿佛抽了筋儿似的,像个筛糠不断的瑟瑟发抖,一张肥嘴使劲张开,不断的发出猪鸣般的嘶吼声。

  围裙妈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从屄口开始,被整个撕裂了,最要命的是插进去身体的那根大鸡巴,跟个烧得通红的长枪一样,

  直刺自己的子宫,可是自己的子宫口跟本就没有容纳这根肉屌的器量,那硕大的龟头更是生生的胀大了一圈,隔着肚皮都能看到整根鸡巴的形状!

  身体里的内脏被顶的生生往上移!

  「呼……呼……呼呼……」围裙妈妈好半天缓过来劲,艰难的说道:「嗬……嗬……扎心了,老铁……」

  大憨这时候已经什么都不管不顾了,双眼通红,跟开了嗜血的狂战士一样,此时他已经爽的失去了理智。

  两手握住围裙妈妈的细腰,屁股微微下沉,然后深吸一口气,接着腰部发力,用尽所有力气使劲往上一顶!!

  「啊!!!!!!!!」

  这可能是大憨这辈子最用力的一次了,这一顶后,整个腰上的肥肉还在泛着余波,不断的上下颤动。

  围裙妈妈瞬间仿佛经历了由死而生,不断的哇哇乱叫,裹着大鸡巴的小屄呲呲的往外呲水,

  尿道口更是喷出一条黄金抛物线,她被大憨这一顶直接操到失禁了!

  大憨嘴里也是嗷啊乱吼,握着围裙妈妈的腰跟握着个飞机杯一般,配合着身体的耸动,使劲往自己的鸡巴上套弄!

  这时候围裙妈妈只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全都白活了,膣屄里面穿来的快感如此的陌生!却又如此的强烈!

  子宫不断的防御者最后的一块阵地,而每次大龟头狠狠的顶上去,就好像攻城的撞车,每顶一下都让摇摇欲坠城门松开一分!

  大憨觉得每次顶插的时候,自己的龟头就把肉嘟嘟的玩意儿顶开,而那个肉嘟嘟的玩意儿却仿佛不想让自己的鸡巴离开,

  用当中间的小嘴使劲的吸着,好像在勾引大憨的肉屌进里面看看。于是,大憨开始加速了!

  围裙妈妈被大憨打桩机一样得速度给顶的不能自已,屄水跟那根坏了的下水管一样,堵都堵不住,只能靠大憨这个修水管的来修一修。

  围裙妈妈艰难的低下头,看着自己肚子上鸡巴的轮廓正快速的上上下下的抽动,每次都顶到肚脐眼那块就上不去了!

  「我才不会轻易的狗带……」

  围裙妈妈伸出双手,隔着自己的肚皮,开始使劲对鸡巴的轮廓进行反攻!!
  大憨看着围裙妈妈的动作,觉得自己插进屄里的肉屌被挤压的厉害!每次抽查时候的快感和阻力更是双倍的增加!

  但是大憨双手握着围裙妈妈的细腰上下套弄的更快了!

  「老子……操……操死你这个高级知识分子的骚婊子!!」

  大憨难得的吼了一句,就开始闷着一口气提速!

  这是一场战争!

  大憨觉得自己已经受不了这种快感,感觉精液已经开始上涌,看来这场战争自己要输了!

  鸡巴越涨越大,龟头也跟着变大,精液已经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!

  大憨觉得不甘心!

  但是也无可奈何!

  他咬着牙,青筋暴起,射精的鸡巴发出「吱吱……」的喷射声,大憨用力顶着鸡巴做最后的抗争!

  围裙妈妈觉得大憨的鸡巴就是个高压水枪!每射出一股精液就是对自己的膣屄的一次冲刷!精液子弹一股一股的扫射着自己的子宫!

  高潮的狂乱让围裙妈妈再一次失禁,尿液闪烁着透窗而落的夕阳余晖,发出金色的光芒,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尿在大憨的脸上!

  但是还是我赢了!我的子宫没有失守……

  可就在围裙妈妈松口气的这一瞬间,大憨伴随着射精的鸡巴,像一个老兵,愤怒的打出了最后一炮!

  用力的往上一顶!!

  「啊!!!!!!!!!!」

  这是大憨的嘶吼,也是围裙妈妈的尖叫!

  这是大憨的鸡巴攻破围裙妈妈子宫后胜利的狂欢!

  也是围裙妈妈子宫失守后彻底沉沦于高潮的宣言!

  大憨这次射精,足足射了七七四十九下,突破子宫的龟头紧紧被包裹住,围裙妈妈的整个肚子被生生的操的凸起来一个尖峰!

  围裙妈妈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什么都不要了,小头爸爸也好,大头儿子也好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自己已经成为大憨的奴隶,

  不,自己是不是人都不重要了!只要大憨需要自己成为什么,自己就是什么!!
  大憨试图把已经瘫在自己身上的围裙妈妈给弄下去,可是已经软下来的鸡巴还被围裙妈妈的子宫裹着,龟头卡在子宫口啊……

  围裙妈妈慢慢的恢复了意识,看着大憨那张胖肿油腻的肥脸,眼神中充满无限的臣服。

  大憨还傻愣愣的笑了两声:「嘿嘿……那个,我想喝点水,拔不出来了……」
  围裙妈妈如同听了圣旨一样,双手撑着大憨的胸膛,屁股使劲的往上抬。
  「啵……」

  如同开了香槟,围裙妈妈不顾子宫被大憨的鸡巴使劲拉扯,终于从大憨身上下来,骚屄里的精液随着鸡巴的离开,开始不断的往外流。

  围裙妈妈挣扎着站起来,匆匆的去给大憨倒了一杯水。

  大憨挺不好意思:「我自己来就行了……你不用……」

  「行了,以后想要什么,想干什么只要告诉我就行了,你就不用动了……」围裙妈妈轻轻的说道。

  「这……这不太好吧……大妹子……」大憨挠了挠头:「不合适吧……」
  「你不用管!」围裙妈妈看着大憨:「你只要明白就行了!」

  大憨迷迷瞪瞪的应了一声,看了看天,这一操,日头都偏西了,自己也该回去了。

  「大妹子,我……我回去了……」大憨不好意思的说:「那个……那个修水管的钱是74,你给结一下吧。」

  围裙妈妈问道:「我送你回去,你在哪儿住?」

  大憨摆摆手:「不用了,大妹子,我……我穿上衣裳就中了……我,我自己回去……」

  围裙妈妈立刻拿来大憨的衣服,大憨想要自己穿,被围裙妈妈给瞪回去。
  刚操完屄的大憨又出了一身汗,本身就一个月没怎么洗过的身体,味道更冲了!

  但围裙妈妈仿佛丝毫没有感觉一般,仔细的服侍大憨穿好衣服,最后还仔细的给大憨穿上那双已经黄的发粘的袜子,仔细的舔了舔,才让大憨穿上鞋。
  「围裙妈妈,我回来了!」这么朝气满满天真无邪的声音肯定是我们可爱的大头儿子啦。

  「唉呀……」大头儿子看到大憨:「叔叔,你还没有走呢?」

  大憨傻笑两声:「俺正准备走呢,活都干完了。」

  「叔叔等会儿嘛……」大头儿子撒娇道:「小头爸爸还没有回来,你陪我玩会儿游戏嘛!」

  「大头儿子真乖……」围裙妈妈这时候走上来,眼睛里都发着光:「这次算你办了件正经事,去和你大憨叔叔玩一会儿,妈妈给你们做饭去。」

  大憨无奈的挠了挠头,只能陪大头儿子去玩了。

  大头儿子天真的看着大憨:「叔叔,你有没有发现屋子里面的味道好奇怪……比叔叔你身上的味道还要难闻!」

  围裙妈妈刚走到厨房门口,听见大厅里大头儿子这么说话,眼神一沉,扭身走了回来。

  「啪!!」

  大憨看着大头儿子脸上五个红指头印愣住了。

  大头儿子这是第一次被打,懵住了。

  「哇……」大头儿子过一会儿反应过来,直接坐在地上大哭起来:「围裙妈妈,好疼啊……围裙妈妈打我……」

  围裙妈妈仿佛没听到大头儿子的哭声,一脸紧张的看着大憨:「对不起,你别听大头儿子瞎说!」

  大憨摆了摆手:「俺……俺还没说啥呢……小孩子嘛……不懂事,你打他干啥?」

  围裙妈妈看大憨没在意,才扭过来对大头儿子恶狠狠的说道:「大头!以后你可以对任何人不礼貌,不尊敬!

  但是只要你对你大憨叔叔有一点不尊重,妈妈就不会轻饶你!「

  大头儿子被围裙妈妈的狰狞的样子吓的有点傻,也忘记了哭,呆呆的点了点头,围裙妈妈这才满意的一扭一扭的走进厨房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